办事指南

互联网金融,不破则不立

点击量:   时间:2019-02-28 02:15:00

对互金行业来说,没有任何一个年份像今年一样特殊 这一年里,行业野蛮扩张后问题显现,近三百家平台被淘汰出局;备案确认延期,全国统一的合规检查正式开始,行业合规化进程加快;网贷、消金等多家平台将业务重点转至金融科技,以期对外输出技术服务 不破不立,相信今年的行业波动将帮助互金行业回归普惠本质,实现业务的迭代更新 只有定义成信息中介的P2P平台才能留下来 一位网贷行业的资深律师回忆起2013年、2014年网贷行业“烈火烹油”的景象,P2P平台释放了普通人的理财需求,大家的欲望就像烧开的水顶着盖向上升,看到新平台上线就很激动,“像玩股票一样,几个亲戚朋友弄点钱,投资就像击鼓传花似的,以为谁也不会赔” 即使当年在北京爆出第一单P2P逃跑案,平台运营者集资第一单后就跑路,受害人找到她维权时,她问:你折了以后还投吗她到现在还记着对方的回答:“还投,因为利率高我基本选20%和18%利率的平台,最早的时候,一些平台的利率甚至能达到40%和60%,完全可以覆盖中雷的成本” 据网贷天眼研究院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5月31日,我国P2P网贷平台数量累计达6462家整个行业良莠不齐,自融等不合规情况比比皆是,P2P平台犹如一架失控的车,逐渐开始偏离信息中介的本质 犹记得今年5月初,一位前美国运通高管回忆起刚回国时,看到随便一个大学毕业的程序员就能创业做网贷平台,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互联网人才很难看透金融的本质,更不会敬畏金融风险,一旦出现问题,后果肯定会非常惨烈” 随即事实印证了他的猜想,今年6月末开始,随着监管政策的收紧,以及外部金融系统流动性的日渐紧张,P2P最终成了风险集中爆发的地方,千余家网贷平台面临危机 另一方面,当时大部分互金平台存在违规业务,能否通过备案登记成了悬在P2P平台头上的一把剑一旦不能备案,平台必须退出,因此引发了投资人的大规模集中挤兑,导致P2P资金链断裂 超两百家平台暴露出问题,平均每天都有两三家平台倒下,被业内人士称之为“系统性的危机”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P2P平台“网络信息中介”的本质再度被行业频频提及,P2P平台主要为借贷双方提供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资信评估、信息交互、借贷撮合等服务,不得提供增信服务,不得自建“资金池” 因此,本次危机也被一些专家视为对网贷平台的大洗牌中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曾谈到,“只有严格把自己定义为信息中介的P2P平台才能留下来” 明年起,离场是问题平台唯一的归宿 九月到来,监管机构一方面在打击违法行为,推动备案检查;另一方面也在积极引导平台良性退出我从多个渠道获悉,有一定资金存量和业务水准的平台,在退出时往往可以全身而退;而当山穷水尽时才考虑推出,实控人就只能身陷囹圄 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危机之后,是否将迎来平台的退出潮 实际上,部分良心平台已经全部完成兑付,据网贷天眼显示,“紫金聚宝”、“718金融”、“房中金融”、“通信贷”、“银承猫”、“网易理财”等多家平台已完成全部兑付工作,并宣布退出P2P业务,被称为行业“清流” 遗憾的是,一些问题平台实控人还在 “硬撑”,只要有一线希望通过备案,就还想再赌一把 除了积极的债务催收、甩卖逾期债权、以物抵债、寻找信托等金融机构等方式,为了平台能再多坚持一段时间,多数问题平台的实控人会选择用自己的资产抵债 “我卖了茶园、房子、名酒,如果还是没有好转,我打算卖手里跟P2P无关的公司”,一位展期平台的实控人说道 他还提醒我: “从6月到现在,我已经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会坚持到底从入行的第一天,我就知道金融这个行业一旦行情遇冷,我就有可能身陷囹圄,或许有一天你就联系不到我了” 另一位从业者则提起,当年一些自诩为“精英阶级”,教育程度颇高的网贷老板,现在甚至会选择烧香拜佛,祈求“无形的力量”帮他们渡过难关 同时,押宝在“备案”上的一些平台会在提交的自查报告中,对现有业务进行“美化”,以期达到表面合规 实际上,目前监管方的调查能力早已超出这些平台的想象,穿透七八层股权结构,能够让平台自融、非吸的违法业务无所遁形“很多平台提交的自查报告都被查出有问题”,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透露 从目前的形势看,过半甚至更高比例的网贷平台最终都无法通过“备案”;由于风险过高,银行、信托机构也不愿意出资给中小型平台,所以对一些资质不足的平台来说,待在“赌桌”上的时间越长,手中的牌就越少 对于问题平台来说,在回归业务本质的监管与要求下,不论他们是否愿意,明年他们也必将离场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预测,通过备案的平台意味着各方面已得到监管部门认可,合规程度更高,可以预见,行业整体规范程度会大幅提升 金融的归金融,科技的归科技 回归本源的不只网贷行业,“金融的归金融,科技的归科技”,从今年下半年起多位监管层人士针对整个金融科技领域释放了此类信号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书春说,凡是金融业务都应该科技回归科技支撑、金融回归金融本质,推动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间的合作;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提到,任何金融活动都不能脱离监管体系,要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不能以技术之名掩盖金融活动的本质; 上海市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万建华称,金融本质是金融,科技可以主动推动金融变革,但是科技最终只能是手段、工具,本身不是金融金融科技公司应回归科技服务,定位不是争金融业务而是如何做好金融科技服务 相应地,从今年起,无论是“巨头系”还是“创业系”的金融机构,都在大讲“科技服务”的故事 京东金融将品牌升级为京东数科,强调自己是“科技公司”;蚂蚁金服、度小满都号称要将重心转到技术输出或其他服务;乐信、宜信等以互金业务起家的公司,纷纷以金融科技公司的身份,强调其对外输出金融科技技术的业务 据我观察,尽管市场上不少机构都在切实转型,积极构建风控系统、决策引擎、征信系统但也有一些机构的故事和现实存在很大差别: 有机构嘴喊“输出科技服务”的口号,实际上,科技投入甚至比不上市场营销费用;有机构用做账的方式,将自己装饰成Fintech公司,把业务收入、流量收入都划归为科技收入;有机构苦于科技变现乏力,收入仍靠信贷收益支撑 甚至有这样一个极端案例,一位涉嫌“非法吸取公众存款”的互金平台创始人,在被捕前一天,还在行业论坛大谈自己的科技服务业务如何推动了普惠金融发展 科技不是遮羞布,也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女孩,科技服务业务的跑马圈地、粗放式增长时代已经结束在行业竞争水平越来越高、监管政策越来越完善的背景下,金融科技公司的服务对象是持牌金融机构和互金平台,他们看中的不是故事,而是科技创造的价值 责任编辑: